2021年04月14日 星期三

一养老机构以高额消费补贴等为诱饵吸收资金 千名老人亿元积蓄还能拿回来吗?

来源:南方日报 2021-03-15 09:36:52 记者:

▲CP长者屋仍在艰难运营,图为住在CP长者屋的老人

余莉焦躁不安,情绪激动,已经两次到医院急救了。

余莉70岁,无子女,上有养母、生母两个老人。她心脏不好,做过搭桥手术,为了亲人和自己老有所依,卖掉了深圳的房子,投了100万元到CP长者屋。

日前,CP长者屋发布公开信,承认陷入经营困境,影响了履行合同的能力。

记者调查发现,CP长者屋推行会员制,以“高额消费补贴、优先安排床位、期满退还本金”营销模式,吸纳了约千名老人上亿元资金。2020年期满的会员,大多没有拿回本金、补贴。

除了CP长者屋,深圳、惠州多家养老机构也以高额利息分红回报或享受消费优惠为诱饵,向老年人吸收资金。日前,深圳市民政局、深圳市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风险提示,称社会上一些企业、公司平台打着养老服务名义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吸引广大群众投资。

去年已传经营不善

“每晚都以泪洗面,睡不好。”陈英的心情很差。

2月10日,腊月二十九,湖北人陈英带着急需做心脏支架手术的老伴,赶往惠州市惠东县十里银滩,向CP长者屋要回投资的15万元。陈英老伴的手术安排在4月初,钱是个问题。

CP长者屋的客服人员让陈英留下电话号码便让她离开。整个春节,陈英都在等待中度过,她急切想知道自己的钱能不能拿回。一个星期后,接待她的销售人员打来电话:“阿姨,我跟你说实话,没有钱,你赶紧报警。”

陈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这是我的救命钱啊。”

CP长者屋全称是CP长者屋·惠东十里银滩。据其官网介绍,CP长者屋1983年创办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经过35年的发展,在美国有超过40家连锁店。2014年,其在惠州市惠东县创办了CP长者屋·惠东十里银滩。

宽阔的大楼坐落在一知名房地产企业开发的住宅区,共21层,低层是办公区和护理院,6楼往上是养老公寓。养老公寓设有565张床位,每间房约30平方米,明亮宽敞干净,站在阳台远眺,能够看到蔚蓝的大海。很快,CP长者屋就发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近千名会员。

记者了解到,去年CP长者屋经营不善的传言就出现了,有的说老板多个月没给员工发工资,有的说会员没按期拿到消费补贴,还有的说老板圈钱跑路了。2月10日,CP长者屋发布公开信承认:项目陷入经营困境,影响了履行合同的能力。

恐慌的会员纷纷向惠东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反映情况。3月,记者陪同老人报警时得知,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初步统计,会员约有1000人,资金可能高达1亿元。警方强调,CP长者屋老板未失联,政府和警方都很重视这个事情。

高额返利发展会员

夏梦记得,3年前,也是这个时节,来到十里银滩考察CP长者屋。那时,夏梦的老伴因多种癌症并发突然去世不久,“一直走不出来”“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她,开始思考自己的养老问题,“我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养老”。

因为在十里银滩购有一套房产,夏梦决定选择CP长者屋。2018年4月5日,她预存30万元购买了“孝慈C卡”。

根据合同规定,夏梦的会员期限是3年,这期间,她每年可获2.4万元“消费补贴”,这笔钱会直接存到她的银行卡;若入住老年公寓,则还可享受床位、餐饮、护理费八折优惠,消费金额可从预存款中抵扣。3年期满后,若不续期,CP长者屋会退还卡内所有余额。

记者采访多人发现,他们均和夏梦一样,预存费用成为会员,数额最少3万元,最高100万元。预存额度决定消费补贴额度,20万元按每年补贴1.5万元计算,年利率高达7.5%,比一些银行同等数额的两年期存款理财项目利率高得多。

2019年,夏梦、章平都按期拿到了消费补贴。这让手里仍有余钱的夏梦决定追加30万元预存款,尽管她并无入住的计划。她算了笔账,每年有4.8万元消费补贴。

但是,2020年,夏梦、章平等数百名CP长者屋会员都没有收到消费补贴,申请退还本金也无果。

▲一名CP长者屋会员在向工作人员要求退款

预存模式成潜规则

深圳发布的风险提示中称“入住老年公寓后给予优惠打折、不入住则给予高于银行利息分红”是非法吸收公众资金。记者调查发现,除了CP长者屋,还有养老机构采用类似方式收取会员预付款。

位于惠东县的千福之家养老示范基地,宣传拥有别墅68栋、养老床位340个。其预付款的会员制模式,最低额度为5万元,上不封顶。客户成为会员后,每月19日可获得“消费补贴”,连续补贴2年。“消费补贴”可提现,额度与预付款额度挂钩,如预付20万元,每月有消费补贴1500元,年利率高达9%。

“也可以说是相当于理财。”千福之家一名工作人员称,会根据客户的抗风险能力,定制专属的理财项目,“(就看你)是想收益高点,还是安全点。”工商资料显示,千福之家养老产业有限公司由深圳前海金袋鼠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投资成立。

上述工作人员称,千福之家目前有会员四五百人,但入住人数不多,不到20人。别墅是租来的,公司只有使用权。

一名养老行业资深人士直言,有的企业可能初衷就不是做养老,而是想从市场圈钱。“你要是做生意的你就知道,你今天给我10万,两三年之后我给你15万,可我拿什么给你15万?”

记者采访发现,养老产业注定是重资产,这意味着投资方需要大量的钱,缺钱和找钱成了行业的常态。和房地产商通过预售快速回笼资金一样,养老产业也通过预存款达成同样的目的,这几乎成了养老公寓行业内的潜规则。

深圳福泰源养老度假中心的收费方式分为会员制和4800元体验卡两种。会员制最少需预存10万元,之后消费可以享受优惠。

深圳生命树千岁城将于今年开放使用,需办理养老服务卡才能消费。办理服务卡要预存5万至20万元不等费用,有消费补贴,但不能提现,“认购一个5万的床位,现阶段一次性补贴是在1万块钱左右。”

(注: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两名CP长者屋会员从深圳赶来讨说法

幕后

瞒着家人投资 有人拿出毕生积蓄

“不多不多,一点点。”夏梦一直向儿子隐瞒自己投资养老机构的金额。直到除夕之夜,她才坦承,自己连给孙女的压岁钱都掏不出了。她投在CP长者屋的60万元和深圳某养老机构的20万元都拿不回来。

儿子没有责怪她,说:“你到我这来,我们照顾你。”

夏梦回:“我不想耽误你们。”

夏梦的话道出了老人们的心声,他们购买CP长者屋服务,无非都是为了给儿女减轻养老压力。事发后,他们毕生的积蓄可能就此打水漂,但大部分人选择了缄默,不愿诉说。

李君是潮州人,68岁,每月退休金2900元。她把积攒一生的存款——13万元给了CP长者屋。女儿最近装修要钱用,问了李君几次,李君都找借口搪塞过去了。

……

目前,CP长者屋仍在艰难运营,里面住了100多名老人。工作人员虽然大多超过两个月没领到工资,但也没有强行驱逐老人离开。一名工作人员透露,员工为了追讨工资,已向政府申请劳动仲裁,老板也承诺4月左右给员工一个明确的答复。

3月14日下午,记者了解到,目前惠东县已成立镇、县两级沟通受理平台,统一受理和沟通涉CP长者屋利益群体的诉求。

文/记者 朱红鲜 实习生 李莉洁 杨琼

图/记者 吴明

责任编辑:朱丽芳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