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0日 星期二

暴富、囤币、膨胀:中国“币圈新贵”奇幻记

来源:南方+ 2018-01-23 09:36:20 记者:

到处是钱,差别在于赚多赚少

许杰以前是一个IT工程师,2012年就听说了比特币,一直没参与。改变他态度的,是“错过了一个亿”的经历。

2016年,他身边的朋友投资了几个区块链早期项目,拉着他一起投资。

许杰内心是抗拒的:“因为我看到很多传销币,给媒体爆料过一些传销团体,我是带着’有色眼镜’看这个行业的,所以我很抵制,感觉这些人正儿八经的生意不做,专门搞投机的事情。”

许杰旁观着这些“空中楼阁”逐渐长大、有应用落地、上线交易平台,他的朋友们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尤其是在NEO这一项目上,回报率达到6000倍,很多投资人从几万变成几千万身价。

他开始反思自己,这个世界有另一种赚钱的逻辑,和写代码赚工资不一样。许杰注册了交易网站账号,开始操作。2017年,他买了三个比特币,一个月时间,价格翻了一倍。因为白天工作比较繁忙,没时间看微信群和QQ群,常常晚上下班后查收消息,于是错过了很多机会——圈子太火,往往一个众筹项目开始几小时后,私募份额就抢完了。

许杰身边的朋友们,开始辞工作,全职炒币。他自己陆陆续续参与了一些私募项目,因为2017年9月的监管来袭、12月底出现熊市等原因,他投资的项目平均回报在4倍左右——在币圈,这并不算高额回报,上线动辄8-10倍的项目很多。

“无论赚多少钱,都觉得自己没有赚够”是圈里普遍存在的心态,财富给他带来的体验是:不想再看其他行业了,在任何行业都体验不了一年暴涨暴跌几次的经历,也体验不到一个行业爆炸式增长的过程。

“币圈的人都不愁花钱,需要钱的时候,卖掉一个币,就去旅游。大家在一起,比的是币,不是钱。买个豪车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因为很多大佬每天资金的流量都是3、5个亿。”他告诉全天候科技。

财富并没有带来太多安全感,即使有币有钱,稍微跟不上时代,就会财富缩水。

目前数字货币的种类主要分为:智能合约和基础链、协议与去中心化交易、应用链,以及没有技术与应用的空气币。主流的价值判断标准是,底层链价值最高,未来增长幅度最大,协议与应用链次之,空气币没有价值。

“早期,很多投资人不理解以太坊的价值,都把钱投到其它空气币,结果导致投资亏损,所以我们一直在思考,真正的去中心化的生态到底是什么样的?有未来场景、有实际价值的数字货币是什么?如果不走在技术前沿,很容易被空气币洗劫掉已经积累的财富。”许杰说。

从投机者到区块链应用投资者

90后少年刘冠洲现在还拥有100多个比特币,他手头留了六位数的现金,另外买了近百万的P2P产品。他坦言心态变了,不太为钱发愁了,不用折腾信用卡套现搞羊毛了。

半年前,他赚到人生中第一个100万,辞掉了苹果店的销售工作,来到北京的一家区块链公司上班,公司的同事们都是“币圈新贵”,刘冠洲节省惯了,喜欢研究折扣商品,常常教同事如何叫外卖更省钱,一度被同事笑话。

刘冠洲的同事往往背TUMI的双肩包,这和“币圈新贵”的定位很符合——免税店里2000-3000元的轻奢价位,消费刚刚好,心态不膨胀。质感和设计不错,略有精英范儿,能装电脑,而且,很多华尔街的金融从业者也背TUMI。

有时候工作日午餐,老板请客,刘冠洲的同事们商量着吃顿好的,比如人均200元的日式料理。

刘冠洲的老板朱华(化名)在这一年时间里,快速从普通创业者、传统VC投资人,转变为区块链项目投资者,获得数10亿的投资回报。

“这是一个新的赛道,大家起点都一样,最大的改变是心态,对未来更有信心,工作就会更拼命。消费观念跟以前差不多,反而因为太忙,而没时间享受生活。每天8点起床,凌晨2点睡觉,基本都到处飞。”他告诉全天候科技。

去年初,他感受到心态膨胀,毕竟做投资人,投的项目都成功了,这种成就感是做传统VC时很难体会到的。

圈内一日,圈外一年,行情变化很快,越来越多优秀人士进入区块链领域,朱华常常感到和时间赛跑的紧迫感。

他判断,从2018年开始,整个行业会迎来一波爆发,泡沫也会越来越大,在混乱的环境中,财富浪潮来袭,能否投出好项目的关键在于投资人的专业程度,需要保持学习能力和快速迭代的能力。

大洋对岸,刘实(化名)走在东京深夜的街道,他给国内友人打了一小时电话,讲述在东京见到多位币圈大佬的经历。

“有些人挺踏实的,经历过大风大浪,在财富面前没有动摇,依然专注区块链项目的股权投资,尊崇价值投资的逻辑,有些人太浮夸了,见面就问我有没有去过东京、大阪的某些场所,我说不知道,他们就笑我。”他说。

2017年9月之后,很多币圈大佬来到了邻国日本,买房置业。一个小时的时差,不影响大佬们与国内团队的协作,也方便币圈新贵找他们提供帮助与投资。

凌晨一点,因为大脑飞快运转,刘实陷入了失眠,他拿出手机刷了刷,看到一位几天前刚见过的币圈大佬,发了一条新微博:“以前的怀疑者,是现在的接盘侠,现在的怀疑者,是未来的接盘侠。”

“新贵”许杰已经体会到了人性的复杂,他回忆起和菜头写过的一段话,“一个一千万的手串戴在中年人手上,年轻人觉得油腻,那是因为手串戴在别人手上,而不是自己的手上。”

在数字货币的旁观者眼中,“暴富”的唯一罪过是:富的是别人,不是自己。

来源:新金融见闻 撰文:孙骋

负责编辑:陈穗岚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