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8日 星期三

暴富、囤币、膨胀:中国“币圈新贵”奇幻记

来源:南方+ 2018-01-23 09:36:20 记者:

“币圈很多人都浮躁,我见了太多95后,刚毕业一年就赚了一个亿,觉得自己是神,太年轻的时候赚到很多钱,会把自己毁了的,赚了快钱就没法做一般的工作了。”他一边替暴富的年轻人惋惜,一边加入炒币大军,希望成为下一个“新贵”。

许杰(化名)在东部某沿海城市的繁华地段开了一家汽车超市,沉浮币圈许久的他发现,换车是一些新贵们的刚需。

汽车超市售卖的车型从10万的现代、50万的英菲尼迪,到90万的路虎,一应俱全,许杰开发了H5页面,方便币友们线上传播。他的第一桶金来自于炒币,没有宗教信仰的他,逐渐成为区块链的信仰者。

天使投资人薛蛮子最近在泰国度假,其微博晒了不少风光照,在泰国出海探岛,在日本观赏锦鲤。薛蛮子近几年投资区块链获得巨额回报,他满世界飞的生活状态,是区块链投资人群体的缩影。

许杰告诉全天候科技,这一轮区块链热潮造就的亿万富翁数不胜数,千万富翁多如牛毛,没赚几百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炒币。

生于1981年、尚未财务自由的中年创业者刘实,正在为自己的区块链项目联络私募方和交易所,他在一个月时间里辗转北京、东京、上海、香港等地,见了几十号人。

“币圈很多人都浮躁,我见了太多95后,刚毕业一年就赚了一个亿,觉得自己是神,太年轻的时候赚到很多钱,会把自己毁了的,赚了快钱就没法做一般的工作了。”他一边替暴富的年轻人惋惜,一边加入炒币大军,希望成为下一个“新贵”。

这个迅速崛起扩大的群体是“币圈新贵”,他们试图在新鲜的财富欲望和旧有的节俭习惯里平衡,他们正在从投机者转变成区块链应用的投资者,他们健身、学习、全世界飞,希望证明这些财富是价值投资的回报。

挥霍与节俭,币圈的两种极端生活

这是炒币者的一天。

许杰最爱的健身项目是跑步,因为跑步不耽误看行情,虽然卖车给币圈新贵们,他自己没换车,反而给心爱的跑车贴了绿色的膜,因为在海外交易所,绿色意味着“涨”。

他身边全职炒币的人,往往广交币圈大佬朋友,日程排得满满的,今天飞北京,明天飞广州,后天又飞澳门泰国柬埔寨,许杰往往买春秋、吉祥航空的廉价机票。到处飞的目的是:抢优质项目的私募份额,看哪里适合开矿场,出席项目路演,以及考察一些股权投资的项目。

2016年是一个分界点。

许杰告诉全天候科技:“2016年,一些没信仰的短线炒币者也被带进圈里,他们对区块链没兴趣了解,只对赚钱感兴趣,这些人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比如之前是屌丝,住平房的外地人,现在卖币,买了豪宅,把开了几年的凯越换成了宝马。”

在他看来,币圈和传统行业不一样,真正有钱的持币者不会膨胀,依然持有很多币,全部套现的只是少数,最近一周比特币价格大跌,有些持币者几天之内损失了几个亿。

许杰感觉自己最大的变化的是心态,手里的币让自己更从容地做喜欢的事情。他抽的烟还是多年前的利群,没有换新办公室,不大的办公空间里,依然是一张桌子、一组茶具、一台电脑、几个手机,还有若干个置物架。

这在长线投资者中,是个普遍现象。

李笑来曾在一次直播时表示:我有很多比特币,不能一直想着,不然睡一觉起来,赚了2个亿,再睡一觉,少了3个亿,这个还是很不容易承受的。

“投资之前把所有的判断都做完,投资之后就再也不要想了,投出去之后,最好什么都别做。当你做了巨大的投资决定了,你必须想办法把接下来的时间填满,让剩下的时间有意义。”李笑来说。

另一些囤币者节省开支是为了未来收获更多。

长期生活在中国的韩国留学生朴明熙(化名),从2017年6月开始投资比特币,他账户里的各种数字资产,在牛市高点时,曾达到1000万人民币,最近一周,熊市来临,他没有换仓,一直忙于期末考试的他。

半年来,他获得了5倍的回报,但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他依然吃人均三十元的麻辣烫,喜欢地瓜和金针菇,朋友请他吃一百来块的肉馅披萨,他觉得和学校食堂几块钱的肉夹馍味道没差别。

“但是,两年后会变吧。”朴明熙想了想,告诉全天候科技,“两年后把币卖了,就可以买我喜欢的东西了,我喜欢Porsche,哈哈。”

负责编辑:陈穗岚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